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河北新闻网 > 科技知识 > > 正文

永恒的“曲周精神”

2019年07月11日 17:49 来源:未知 手机版

北京香山红叶,liqi,英雄联盟凯南出装

整齐划一的农田,宽阔平坦的马路,葱茏繁茂的树林,规划有序的园区,城乡如画、绿意盎然的美景,一望无际的冀南平原,缀满了绿色明珠,这是位于邯郸市东北部的曲周县的真实写照。如今的曲周大地,处处充满着无限生机与活力,初步展现出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动人景象和态势。

曲周县第四疃镇的路边,坐落着一个干净整洁的院落,院内房屋排列有序,四周农田环绕、绿树掩映,透露出一股温馨、清凉、静谧的气息。院落中央,芳草簇拥的两块景观石上,“鱼水情深”“恩重如山”八个红色大字异常醒目;院落一角有一片庄严的墓地,松森柏翠,一片肃穆——埋葬着中国工程院辛德惠院士的骨灰。这里就是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实验站所在地。

这所实验站,如手足、如兄弟、如至交,与曲周人民相濡以沫,血肉相连;像一艘农业科技航母,搭载着中国农大的教师、科研工作者和曲周农民群众,一起驶向未来和远方;是中国农业大学与曲周县人民共同拥有的财富,承载着校地合作、科技兴农的荣耀和骄傲,见证着现代农业的发展跨越,推动着农业科技蓬勃向前。

成就属于过去,历史昭示未来。四十五年来,在这里,几代中国农大人呕心沥血、艰苦奋斗,破解了曲周县长久难治的盐碱地难题,让人民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在这里,科研工作者历经千辛万苦,拉开了黄淮海平原科技大会战的序幕,为改变“南粮北运”历史、建设华北“粮仓”作出了贡献;从这里,走出了三位两院院士、两任中国农大校长、50多名教授、200多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取得了包括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等国家重大科研奖项在内的一大批科研成果;在这里,新一代农业科研工作者正沿着校地合作、科技兴农的阳光大道,勇攀现代农业科研创新的巅峰。

鏖战“盐碱魔”

1973年6月,时任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校长王观澜按照地下水开发和旱涝盐碱治理组织科技会战的要求,专门委派土壤和农业化学系研究生石元春与辛德惠、毛达如、林培、雷浣群、陶益寿、黄仁安等人赴盐碱地重灾区——河北省曲周县建立盐碱地治理试点,以有效解决河北黑龙港地区盐碱地的旱涝灾害和盐渍危害,为地处黄河、淮河、海河流域的黄淮海平原建设成为粮食主产区作出新的探索和贡献。

据科研组人员回忆,当时盐碱地上的庄稼长相很差,严重的地方已经荒凉得不见庄稼,只见绿色苦楝和盐碱蓬等植物,地面上土丘沟壑纵横交错,满是白花花的盐粒,像一片片荒漠。

当地农民依靠熬盐为生。把地面的盐土刮起来,放到盐池里用水淋洗,然后将盐水放入铁锅里熬,再将熬出来的盐捞出晒干,挑到集市上去卖。当时当地粮食非常短缺,群众必须吃国家救济。正如《曲周县志》曾记载的那样:曲邑北乡一带,咸碱浮卤,几成废壤,民间赋税无出或籍谋升斗。

刚到曲周县时,石元春等走街串户,经过实地调研后,在盐碱灾情最重的张庄成立曲周县张庄旱涝碱咸综合治理试验区科研组(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实验站前身)。他们起初白天考察、了解灾情,晚上回到县城招待所居住,后来直接将科研组设在张庄,接连克服饮水、住房、饮食等众多难题,将“治碱”列为他们人生当中的第一使命。

科研组认为,虽然黄淮海平原降水多,但是雨量并不均衡,加上低洼地多,会出现雨季脱盐旱季又返盐的情形。要解决平原上旱涝和盐碱灾难相生伴随的问题,必须先搞清楚平原上水分与盐分在地下的运行规律。

科研组负责人石元春曾跟随导师参加中国科学院新疆综合考察,并在塔里木农场做过盐碱地改良试验工作,具有丰富的盐碱地治理经验。他和同事们经过查询国内外各种关于治理旱涝盐碱的文献,认真学习巴基斯坦的“浅井群”和沧州地区南皮县乌马营试验区的“抽咸换淡”治理经验,并四处访问干部和群众,对张庄盐碱地的土壤和水质进行采样和化验,终于总结出曲周县地下的水盐运动规律:这里属于半干旱季风气候,春旱夏涝,雨涝使地下水位上升,盐随水返到地面;春旱又让土壤中的水分大量蒸发,让盐分留在地表,常年如此恶性循环,使得盐碱地危害难以根除。简单来说就是十六个字:盐随水来,盐随水去,水随气散,气散盐存。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hbxfjxc.com/kejizhishi/18948.html

本文标签:曲周县 实验站 曲周 盐碱地 科研

下一篇:曲周县召开县委常委会

上一篇:邯郸:曲周县实验小学、第二实验小学、郦商小学、小河道小学的招生简章来了!

热门排行